成都高低端花木市场两重天
发布时间:2017-2-10 8:55:00  来源:    编辑:范莉

 

记者实地调查:杜鹃一个月一盆未卖,高端和低端花木正在经历“冰火两重天”

2月9日,在位于温江区的成都花木交易所大厅内,盘面上的近20种兰花几乎全部显示为红色,其中有5个品种的兰花开盘后不久便涨停,兰花品种“皇梅”也迎来半个月内的第7个涨停。而几公里外的天乡路两旁一溜花木种植基地中,却是另一番截然相反的景象,除了基地老板在留守外,看不到一个前来购买花木的人。实际上,成都高端和低端花木市场,正在经历着“冰火两重天”。



价格上涨5倍

1月内“粉荷”兰花从两千涨到1万

2月9日开盘不足两小时,成都花木交易所大盘上的兰花品种“皇梅”再度涨停,这已经是半个月中,“皇梅”第七次涨停。而在此前的2月8日,包括“皇梅”在内的6个挂牌商品,因为连续6天涨停,被全天停牌。

连续涨停,也意味着兰花价格的不断飙升。记者查询发现,“皇梅”在1月25日上市时的挂牌价格为40元/株,短短半个月,已经涨到92.15元/株。

价格上涨更为夸张的是一种名为“粉荷”的兰花,1月10日上市时的挂牌价仅为2000元/株,至2月9日,开盘价已经达到10204.65元/株,价格上涨5倍还多。

记者梳理发现,在成都花木交易所挂牌上市的19个兰花品种中,仅在2月9日一天,就有5个品种涨停。“引进盘面的每个商品都是以投资品来定义的,具备后期升值的空间,价格上涨是正常的市场反应。”成都花木交易所市场推广部经理沈初告诉记者。

沈初说,“皇梅”、“粉荷”等兰花品种,“市场存量非常小,以前只在少数地方,仅限于兰友之间交易”。而随着市场需求量的增长,价格自然被不断推高。

风险正在积聚

仅一个品种1天成交额达1800万

记者发现,2月8日被停牌的6种商品,在2月9日复牌后,再次全部涨停。其中,包括“皇梅”、“嘉沐沉香”、“大红袍”、“马头岩肉桂”、“牛栏坑肉桂”、“铁罗汉”,这些被视为具有投资价值和升值空间的商品,获得投资者的持续追捧。而其中,作为观赏品的兰花最为引人关注。

“这些兰花只能算是中档的,最高端的兰花,一棵苗可能被炒到几十上百万。”沈初告诉记者,兰花价格持续上涨,不排除炒作的成分。而交易所也会根据《风险控制管理细则》对连续涨停的商品做出限制,比如,连续三天涨停,暂停交易一小时;连续六天涨停,全天停牌。

在交易平台上,既有普通消费者,也有花木批发商,但最多的,则是带有投资目的的投资者。而后者是导致兰花价格不断上涨的主要原因,“有的持有者会把货压在手里,不投放市场,因此价格被炒得很高”。

不过,投资兰花并非没有风险。“价格上涨到一个峰值后就会下降,最终的持有者就成了接盘侠。”沈初说,也有投资者,“把一棵500万的兰花养死了”。

有市场分析认为,兰花连续涨停,一方面意味着投资者从中获利,但另一方面,则是风险的不断积聚。以交易平台上的“粉荷”为例,仅在2月9日当天,每株价格就下跌了接近500元,当天交易量为1957株,交易金额超过1800万元。



一个月卖不出一盆

“不亏钱就算你有本事”

花木交易所大盘上的兰花价格节节攀升,但在温江的花木、苗圃市场,却完全是另一番光景。沿着温江区天乡路一直到都江堰,公路两侧全是一个个花场和种植基地,多个花场老板告诉记者:“现在做这个的,不亏钱就算你有本事。”

“我种的主要是三角梅和杜鹃花,今年行情好的时候,杜鹃花能卖到一块钱一株。”来自贵州的周先生从2008年就来到温江做花木生意,如今已经近十年。周先生说,杜鹃花的花期在下半年,状况好的时候每个月能卖出一两万株,每株利润只有2-3角,现在是淡季一个月也卖不出一盆。三角梅,2016年全年收入只有一万元。

最近两年,周先生觉得,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。“一株杜鹃花卖一块钱,光成本就有七八毛。”不过,周先生觉得这个价格已经算好的了,“2013年时,杜鹃花跌到5毛钱一株,卖一株赔三毛”。

同样来自贵州的王先生也经营者一个花场,主要种植鸭脚木和杜鹃花。他告诉记者,鸭脚木的市场行情还不如杜鹃花,“只有7-8毛钱一株,刨去成本,卖一两千株才赚一二百块钱”。

以前七八万如今卖2万

大树也疲软 行情起伏不定

紧挨着吴先生的花场的,是福建人洪先生的种植基地,已经在温江从事花木行业十余年的他,属于最早一批到达此地的福建人。实际上,在温江的花木市场,来自福建、贵州等地的生意人远多于本地人。

这些怀揣致富梦想的人来到成都,利用手中的积蓄,在温江承包村民的土地,建立花木种植基地。尽管在市场繁荣时收获颇丰,但也不可避免地随着起伏不定的市场行情起落。

“这棵红花羊蹄甲现在最多卖7000元,2014、2015年时,可以卖到两万。”洪先生指着一棵直径约为20厘米的羊蹄甲说。旁边一棵粗大的桂花树格外惹眼,重庆的陈先生说,这棵桂花树行情好的时候可以卖7-8万元,但如今,“能卖两万就不错了”。

同样的,热带树木老人葵、海枣树的行情也大不如前。“这棵杆高在1.5米的海枣树,标价三四千都没人要,以前一两万都有人抢着买。”在海枣树旁边,更为高大的老人葵也只能埋在土中默默生长。

守着回忆等翻盘

大家都在拖,退出的人多了生意就好了

记者采访中,谈及花木市场的萧条,几乎每一个经营者都提到了市场已经接近饱和。“温江花木市场最初是由福建人带动起来的,后来很多贵州人也加入,尤其是2010年之后,涌入这个行业的人越来越多,市场基本饱和,价格也随之下跌。”来自贵州的王先生说。

而与市场供应量不断攀升相对应的,却是市场需求量的不断下降。据了解,温江花木市场的花木主要用于大型市政工程的绿化,而随着城市需求量减少,大量花木市场越来越小。

“比如前几年修国色天乡时,需要大面积绿化,用了很多杜鹃花、鸭脚木和草皮,但现在,主要销往贵州一些正在开发建设的城市。”周先生说。

另一方面,种植花木的成本也在不断攀升。“成本主要有三方面,土地租金、人工和苗木成本。”吴先生举例说,他承包的土地,“每亩租金在2800-3000元”,雇佣工人的劳务费,每人每天至少100元。

“最受不了的是种植杜鹃花的营养土成本,从西昌运过来的,每袋12元,一袋营养土也栽不了多少棵杜鹃花。”周先生说,以前,他的基地面积超过30亩,种植的杜鹃花最多时超过20万株,但由于成本过高,现在已经减到了16亩。

面对疲软的市场行情,从事花木生意的老板们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有一天行情会好转。但导致行情好转的因素是什么,他们也难以说清。“大家都在拖,能维持就维持,如果一部分人实在维持不下去选择撤出,那时候行情可能会有一些好转吧。”吴先生无奈地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