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海拔科学治沙让川西北更绿更美
发布时间:2017-9-13 10:25:00  来源:四川农村日报    编辑:傅晓蕾

 

科学治沙 让川西北更绿更美

    吴平

   理塘县高城镇卫生院院长王光林老家在森林葱郁的九龙县,2007年刚到理塘工作时,出门必带口罩,“一到冬天,风打着旋,足有七八级,公路都被沙子埋了。”如今,王光林目之所及的沙坡已长出绿色植被。

   前十年,四川累积治沙80多万亩,到2020年的三年多时间内,还将治沙200多万亩,这一目标如何完成?

高海拔治沙材料缺乏成瓶颈

   “最严重的时候,看到一望无际的大规模流沙,扩张速度又快,今年栽了苗子明年又没了,感觉这‘地球癌症’攻克难度太大。”省林科院林业研究所所长鄢武先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开始想的太简单,基础研究不深,认为沙化土地恢复成草地,撒点草种就行了,没想到草已经长不起来了。

   经分析,省林科院专家发现该区域降水量是够的,有沙棘等植物基础,与北方沙区不同的是,土壤还有一定肥力,根据2008-2009年的分析测试和实验数据,认为可以构建植被群落。问题进一步细化:如何固定住流动沙丘,如何改良土壤,选择哪些固沙植物等。

   川西北沙区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有特殊性,每项治沙技术都要从无到有地探索和积累。

   以理塘县为例,当地平均海拔4000多米,积温低、紫外线强,植物全年生长期只有100天。“根还没扎牢,一场暴雨冲刷,或者一场霜冻,就把之前的栽植洗白了。”甘孜州林业局总工程师代学冬说,由于成活率低,成果保存难,一块沙区反复几次拉锯战,才能最终固定下来或者使植被生长起来。

   在与大自然“拉锯”过程中,适宜高海拔生态特点的治沙材料的缺乏成为治沙人的心病:相当于上战场却没有武器,只能跟风沙徒手肉搏。

   以设置沙障的柳条为例,柳树在沙区没有分布,只能到半农半牧区去采,整个甘孜州用于治沙的柳条数量都不足。刚开始治沙时,可供栽植的灌草只有两三种,影响了治沙的进度和效果。

研发+引进集成配套显成效

   有鉴于此,2007年到2012年,我省开展了沙区植物种资源调查和资源保存,对植物特性进行摸底,筛选了抗病能力强、耐高(低)温、自然萌叶能力强的乔木、灌木、牧草等共约20个品种,并进行规模化繁育。

   “依托国有苗圃和百姓分散育苗,治沙材料省内自给率达到90%以上,本土治沙植物应用率达80%以上。”鄢武先说。 通过优化柳条方格大小,将2米乘2米的规格改成2米乘4米,使得柳条用量减少20%以上。同时,沙障由单一原料开始多元并举:3-5年后可降解的生态带于2012年开始推广;以秸秆稻草为基本原料的生态毯,内掺灌草种子,既能固定流沙,又为灌草创造生长的营养条件,2014年到2015年开始使用,这一灵感来自对德国棕榈毯的本土化改良。此外,还有用竹子编扎的竹帘沙障等。

   代学东说:“‘流动沙地以灌为主,灌草结合,固定半固定沙地以草为主、草灌复合,露沙地补肥补草’的基本策略已定型,治沙材料的丰富和科学搭配 (一年生的为多年生的提供养分等)为这一策略能顺利落地起到了关键作用,成功率提高到70%左右。”

   这些年来,重大技术瓶颈逐一突破,如用20-30厘米口径的可降解容器装上营养土,提高了生态恶劣区域重要地段的植物栽种成活率。在土壤改良方面,除了继续使用传统牛羊粪,还大量补充工厂机械化加工的有机肥,弥补了前者数量不足的问题。根据川西北各县不同的沙地分类,构建了11个有针对性的治理模式。

   治沙材料和技术的集成配套进一步优化,重度沙区获得有效治理,沙化速度明显减缓。

   省林业厅造林处副处长蒋大勇说,下一步将是集成技术的进一步改良、熟化和推广,治沙效率将比处于探索阶段的前些年高很多倍,到2020年,积累治理300万亩的目标是可行的。“虽然治沙取得了成效,但根本的是转变牧区农民生产生活方式,提高生态补偿水平,降低牧民对草地的依赖程度,在体制机制上捋顺发展与保护的关系,才能让治沙成果巩固、持续。”蒋大勇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