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通水通有奔头广元梯子岩村变了样
发布时间:2017-9-12 9:14:00  来源:四川农村日报    编辑:傅晓蕾

 

路通水通有奔头 梯子岩村变了样

 

    张玉伟

   94日,阴转小雨。广元市朝天区陈家乡V字形的山谷笼罩在白茫茫的雾气中。

   一大早,笔者跟随朝天区政协办驻该乡梯子岩村第一书记权东乘着面包车,向大山尖上爬去。3.5米宽的硬化公路,在悬崖峭壁间显得更加狭窄;一道连一道的急弯,把人忽而甩向左边、忽而甩向右边;陡急的地方,打滑的轮胎发出刺耳的摩擦声,令人胆战心惊。

下岗的骡子队

   开行了近两公里,海拔高度一下上升了500多米。在一处悬崖边上,终于见到了人家。梯子岩村三组的余正兴和老伴刚刚吃过早饭,忙着招呼我们坐下。

   今年已70岁的余正兴,以前是村里的医生,每家每户的情况他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梯子岩村,共141496人,其中贫困户37126人。村内沟壑纵横,山高坡陡,自然条件非常艰苦。生活在这里的村民,祖祖辈辈出行都要翻山越岭,手脚并用攀爬一段四百多米长、垂直高度300多米的悬崖方能进山出山。此路段形如梯子,故此称为梯子岩。“梯子岩那地方陡得很,祖辈们在石岩上凿出石窝窝,最宽的地方也只有一尺多宽,老老少少都是手脚并用地往上爬。”说起那段艰险的道路,老余用手不住地比划着。

   老余讲述,从他记事起就有三个人从梯子岩上掉下了悬崖,唯有一位年纪小的姑娘被崖上的枯树枝挂住了,才保住了性命。以前村里养头生猪要卖出去很困难,要么在村里找几个壮劳力往下背,要么就牵头牛、猪就跟着走,绕路出村。“有年我们喂的猪长得太胖了点,结果在路上就给累死了!”余正兴的老伴赵金莲忙插话道。

   “2004年,村里有人从甘肃买回来几头骡子,组建了骡子队。”老余讲,自从有了骡子队,乡亲们的生产生活物资都靠这群牲口出力,但梯子岩太陡骡子也没法过,每次都得在陡峭的密林中绕行5公里以上,才能进村。

   “交通运输骡子队,商品盘缠靠人背;生猪出栏靠人抬,无路无桥梯子岩。”该村党支部书记王庆如告诉笔者,这几句顺口溜是梯子岩村以前的真实写照。当笔者问及骡子队现状时,王庆如打趣道:“现在还有几头,不过都下岗了,过得很悠闲。”

   自新一轮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以来,朝天区各级党委政府和帮扶部门区政协办一道,积极争取项目、筹措资金近500万元,在梯子岩村新建并硬化通村通组公路12.6公里,修建便民桥1座。目前,通村通组硬化路已经达到95%以上,80%以上的农户入户路都通到了家门口。

闲置的传家宝

制约梯子岩村发展的不仅是交通瓶颈,饮水也曾是乡亲们心里的一个痛。

   “以前吃水全靠背,清早天不亮,背着细颈坛子走3里多路才能到井边。”余正兴介绍,由于当地是喀斯特地貌,加之山高坡陡,水源奇缺。所谓的水井,也仅仅是一处出水量很小的泉眼,却要供全村人畜饮用。“前一个人舀了,后一个人要等半个多小时才能聚点水。”

   每一滴水都像油一样金贵。赵金莲说,以前一家人每天洗脸都只有少半盆水,大家轮流洗,最后还舍不得倒掉,用这水来喂猪。要洗衣服,都要攒一大堆,背到5里外山脚下的安乐河里去洗。

   “在我们村里,最大的家产就是装水的缸和背水的坛子。”谈话间,余正兴从屋里抱出一个陶罐来。他告诉笔者,他家背水的坛子已传了五六代人、100多年历史了。

   赵金莲带着笔者一一看了曾经装水的三口大缸,其中一口依然安置在厨房中央的柱子旁,只是大缸上方多了一个水龙头,赵金莲把水龙头一拧开,清亮的自来水欢快地流进缸里。“现在虽然不用背水坛子了,但我要一直留到起,要让后人记得以前生活的艰苦,珍惜今天的好生活。”

   “我活到这么大,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现在全都实现了。”该村一组的赵世清老人,正带领几位后生自发地浇筑一口蓄水池。他用长满老茧的手在眼角边抹了抹,向笔者介绍,村里的自来水是从3公里以外的朝天镇引过来的,政府建了集中供水池、安装了水管,让自来水通到了各家各户。“国家对我们的扶持这么大,一定不能吃上了水忘了挖井人。”赵世清老人还不住地教育年轻人们要感恩,他介绍,由于他和其他4户居住的海拔相对较高,他们通过商议,决定不再给政府和帮扶部门添麻烦,自己集资建一口较小的蓄水池进行中转,这样就能完全保障他们几户的供水了。

   在和村民们交谈中,大家的共同感受就是:梯子岩村彻彻底底地变了样。笔者还了解到,近年来,梯子岩村在加快以道路、饮水、电力、农房等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,靠山吃山、发展特色产业,不断增加群众“造血功能”。目前,该村已发展核桃、魔芋等特色产业1500多亩,种植柴胡、夏枯草等中药材近200亩,养殖跑山鸡1万多只、生猪2000余头,贫困户基本达到家家有1个主导产业。